气候正义,现在就要!的简短历史

二○○七年十二月,峇里

气候正义,现在就要!在峇里COP13的最后一天发出了一篇包含三十多个社运团体和NGO共同联属的新闻稿。

二○○八年九月

在经过好几个月密集的辩论和讨论后,气候正义,现在就要!拟定了其组织原则。

二○○八年十二月,波兹南

在波兹南的COP14期间,气候正义,现在就要!每天举行会议,并在COP的最后一天举行了记者会,发表了对该协商的分析。

二○○九年一月,贝伦

在巴西的世界社会论坛,气候正义,现在就要!举行了一系列有关气候正义的座谈研讨会及气候正义议会,藉此拟出了「世界社会论坛的气候正义宣言」。

二○○九年三月与六月,波昂

超过一百五十个组织组成的气候正义,现在就要!正式受到联合国气候变迁框架公约承认,和「气候行动网」(Climate Action Network;CAN)同为协商中最受瞩目的环境NGO组织。在棘手的波昂协商中,气候正义,现在就要!每天发表谈判进度摘要,并举办多场记者会,于正式协商中发言。

二○○九年九月,曼谷

在曼谷气候协商的同时,气候正义,现在就要!的成员和亚洲区各地的社会运动团体链接,共同举行了系列座谈,完整呈现解决气候变迁的替代方案,并在联合国大楼前举办大型集会。当正式协商进入尾声,气候正义,现在就要!藉由两天的策略会议,决议组成三个工作团队,包括动员组、媒体组和议事组,并决定将于哥本哈根的COP15加入直接行动。(可参考策略会议报告)

二○○九年十一月,巴塞隆纳

关键的巴塞隆纳协商在哥本哈根会议开始前几星期举行。气候正义,现在就要!在官方协商过程中多次发言,并和当地组织参与了抗议和多项活动。

二○○九年十二月,哥本哈根

气候正义,现在就要!成员在COP15中大力施压。除了每天的协商进度摘要,多场记者会和密集的媒体工作,气候正义,现在就要!每天傍晚皆在「气候论坛」(Klima Forum)进行协商进度简报。

气候正义,现在就要!加入了「夺回权力:人民的气候正义议会」(Reclaim Power: Peoples Assembly for Climate Justice)行动;几十位气候正义,现在就要!成员走出会场贝拉中心(Bella Center),加入场外好几千名示威者的抗议,并举办人民议会。至当年底,气候正义,现在就要!的成员数目增加至两百余个,联合国气候变迁框架公约秘书处亦分配予气候正义,现在就要!近一半的环境NGO拥有之发言时间。在COP尾声,气候正义,现在就要!举办了一整天的评估会议,并拟定了「有关COP的宣言」;该宣言在几星期后完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南方─南方气候正义暨资金会议

坎昆宣言

代表非洲、亚洲、太平洋、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的多元网络,来自全球南方人民团体的我们,在联合国气候变迁纲要公约第十六次缔约国会议的同时,聚集在墨西哥坎昆举办「南方─南方气候正义暨资金会议」。从十一月二十六日到十二月四日,我会透过多场论坛、工作坊、群组讨论和共同行动,以强化我们之间迈向气候正义的连结,深化我们共同愿景。 (mo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气候正义,现在就要!警告:企业正在争夺生物质

十一月三十日,坎昆;针对附属履行机构第八项有关技术移转

赛维亚˙里贝罗(Silvia Ribeiro);ETC Group

谢谢主席;我代表气候正义,现在就要!做以下发言:

纳入和尊重传统智慧、人民生计,且符合环境健全和社会正义的技术为解决气候危机之道之一,需要我们的支持。

然而协商中的「技术移转」似乎经常比较是为大企业扩张其市场和专利垄断所设。

不符合预警原则的技术协议将导致未经检测和高风险的技术释出,包括碳捕获与封存、生物碳、更多的工业化单一植林、其他所谓的「生质能源」形式等。跨国企业正在掌握「防备气候危机作物」的专利,弱化农民调适气候变迁的能力,使他们仰赖具专利权的种子。正在增长的工业化农业和企业争夺生物质的现象将增加,而不是减少温室气体。

因此新的科技机制必须强制评估科技带来的社会和环境冲击,并且充分纳入公民团体、原住民、受影响的社群。所有机制必须透明,由缔约国会议负责,且有清楚的公众参与机制。以任何针对生命和科技的智慧财产解决气候危机方式都应废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原则

气候正义,现在就要!是由全球各地的组织和社会运动串连而成的网络,为解决气候危机的真正方法而努力。我们藉由多元化,兼具在地性和全球性社会运动,希望达到社会、生态和性别的正义。

气候正义的理念基础为,气候变迁肇因于北方工业化国家使用石油、煤、天然气的便宜能源,造就了其工业化和经济成长,却在过去两百五十年排放了大部份的温室气体。不仅北方国家须承担历史责任,且气候变迁问题须透过全球性行动解决。

全球的南方国家及在北方工业国家收入较少的社群,因为化石燃料的开采、运输和生产模式承受遗毒;这些国家和社群面临的是气候变迁最严重的后果,包括粮食缺乏,小岛国遭灭顶等。

国际气候谈判会场中,富有的工业化国家以不正义的方式压迫南方国家政府,要求其达成减量行动;但同时富有国家拒绝做到大幅减量,亦不愿履行支持开发中国家为减量和调适气候变迁行动的具法律性和道德性之规范。

气候正义,现在就要!将揭发这些政府、金融机构和跨国企业因应气候变迁所使用的错误解决之道,如贸易自由化、私有化、森林固碳之市场、农业燃料和碳抵减等。

我们的抗争不仅在气候谈判会场中,也在街头,以推动真正的解决之道;其包括

˙将石油留在地底下,且投资在适当具能源效率、安全、干净和小区主导的再生能源。

˙首要在北方国家大幅减少浪费的消费,且南方国家富有菁英阶级应随之跟上。

˙以气候债补偿原则和民主机制,大量的资金须自北方国家移转至南方国家。调适和减量的费用应藉由军事预算的移转、创新的税负和除债达成。

˙以人权为原则的资源保育,执行原住民拥有的土地权,并推动人民的能源、森林、土地与水资源主权。

˙可持续的家庭农业和渔业,与人民的粮食主权。

˙我们致力于建构多元化,兼具在地性和全球性的社会运动,为更美好的世界努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