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正義,現在就要!的簡短歷史

二○○七年十二月,峇里

氣候正義,現在就要!在峇里COP13的最後一天發出了一篇包含三十多個社運團體和NGO共同聯屬的新聞稿。

二○○八年九月

在經過好幾個月密集的辯論和討論後,氣候正義,現在就要!擬定了其組織原則。

二○○八年十二月,波茲南

在波茲南的COP14期間,氣候正義,現在就要!每天舉行會議,並在COP的最後一天舉行了記者會,發表了對該協商的分析。

二○○九年一月,貝倫

在巴西的世界社會論壇,氣候正義,現在就要!舉行了一系列有關氣候正義的座談研討會及氣候正義議會,藉此擬出了「世界社會論壇的氣候正義宣言」。

二○○九年三月與六月,波昂

超過一百五十個組織組成的氣候正義,現在就要!正式受到聯合國氣候變遷框架公約承認,和「氣候行動網」(Climate Action Network;CAN)同為協商中最受矚目的環境NGO組織。在棘手的波昂協商中,氣候正義,現在就要!每天發表談判進度摘要,並舉辦多場記者會,於正式協商中發言。

二○○九年九月,曼谷

在曼谷氣候協商的同時,氣候正義,現在就要!的成員和亞洲區各地的社會運動團體連結,共同舉行了系列座談,完整呈現解決氣候變遷的替代方案,並在聯合國大樓前舉辦大型集會。當正式協商進入尾聲,氣候正義,現在就要!藉由兩天的策略會議,決議組成三個工作團隊,包括動員組、媒體組和議事組,並決定將於哥本哈根的COP15加入直接行動。(可參考策略會議報告)

二○○九年十一月,巴塞隆納

關鍵的巴塞隆納協商在哥本哈根會議開始前幾星期舉行。氣候正義,現在就要!在官方協商過程中多次發言,並和當地組織參與了抗議和多項活動。

二○○九年十二月,哥本哈根

氣候正義,現在就要!成員在COP15中大力施壓。除了每天的協商進度摘要,多場記者會和密集的媒體工作,氣候正義,現在就要!每天傍晚皆在「氣候論壇」(Klima Forum)進行協商進度簡報。

氣候正義,現在就要!加入了「奪回權力:人民的氣候正義議會」(Reclaim Power: Peoples Assembly for Climate Justice)行動;幾十位氣候正義,現在就要!成員走出會場貝拉中心(Bella Center),加入場外好幾千名示威者的抗議,並舉辦人民議會。至當年底,氣候正義,現在就要!的成員數目增加至兩百餘個,聯合國氣候變遷框架公約秘書處亦分配予氣候正義,現在就要!近一半的環境NGO擁有之發言時間。在COP尾聲,氣候正義,現在就要!舉辦了一整天的評估會議,並擬定了「有關COP的宣言」;該宣言在幾星期後完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南方─南方氣候正義暨資金會議

坎昆宣言

代表非洲、亞洲、太平洋、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的多元網絡,來自全球南方人民團體的我們,在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第十六次締約國會議的同時,聚集在墨西哥坎昆舉辦「南方─南方氣候正義暨資金會議」。從十一月二十六日到十二月四日,我會透過多場論壇、工作坊、群組討論和共同行動,以強化我們之間邁向氣候正義的連結,深化我們共同願景。

我們的運動成員包括了女性和男性、農民和鄉村社群、漁民和沿海社群、原住民、正式和非正式工人、氣候移民、青年、城市貧窮居民,廣納了處在社會邊緣地位,且受氣候變遷衝擊最鉅的各部門和草根社群。

透過我們彼此的經驗分享與分析,我們了解到目前的危機不僅是全球暖化或相關的科學議題,更是經濟、社會、政治、糧食和能源危機;總之南方國家人民比其他人更能體會到攸關其生命和未來的體系危機;因為這關係到我們的糧食、健康、土地、種子、權利和生計,也關係到更進一步對女性的歧視與暴力、強迫性遷徙、掌有自然資源主權的喪失、繼續像原有的社群般與自然和諧共存的可能性不再。更重要的是,這是有關正義的問題;氣候正義、生態正義、經濟正義、性別正義及歷史正義。

我們的討論和結論重點為,我們一致相信目前氣候變遷官方協商的主導做法未考慮事情的緊迫性、成因和其涵意的深遠性。當他們正在日以繼夜地協商時,我們擔心我們和地球正處於危及存亡之際,並憂慮北方國家掌控的資本主義模式唯一的後果是仍正當化和延續其失敗的發展模式,及更多無法解決全球暖化,反而想從之獲利的市場機制。

體系危機僅能以具體系性的做法解決,所以我們必須做到立即根本的體系改變。市場機制和其技術可以處理這些危機的說法不可信,因為其利潤優先於地球和人民;故我們大力反對所有錯誤的解決之道!

第十六次締約國會議的協商中,所謂的REDD機制已經成為最熱門的討論議題之一,因為大型跨國企業得到獲利機會,且涉及資金利益。如清潔發展機制和所有碳抵減的機制,REDD和其相關延伸無法解決氣候變遷的真正成因;包括以密集開採化石燃料和其他自然資源為基礎,資本主義的生產、累積和消費模式。另外,REDD代表對糧食主權和其他權利的威脅;其篡奪了原住民、非洲後裔和農民社群的領域,搶走他們對土地的主權。新殖民主義的入侵已經發生,且許多狀況以強大的軍隊和定罪方式為之。故REDD不僅是因應氣候變遷的錯誤之道,更是對傳統社群和各地社會的立即威脅。

自然的商品化和將其自由貿易化是坎昆協商的錯誤之道核心,已在各國實行。這是為何他們製造了更多問題,而無法確實解決問題。北方工業化國家需要的是達成其在公約下的義務,大幅減少溫室氣體,並轉向非資本主義、非石油的社會,而不是炒作碳匯,允許其繼續破壞自然和篡奪大氣,還將政治和經濟責任轉移到南方國家。

現在是引發危機的北方工業化國家、國際金融機構、跨國企業和北方與南方的菁英階層對其違背人道和自然的系統性罪過負起責任,並開始補償其歷史、生態、氣候和社會債務之時。

以此精神,我們之中許多人參與了新興起的科恰班巴氣候變遷暨大地之母權利人民高峰會。我們全數支持其協議,因為該協議反映了社會運動長久努力所爭取的內容。

我們要求生態和氣候債的補償不僅應包括立即停止製造更進一步傷害的作為、取消更加深化對自然資源掌控和剝削的政策和計劃,還應包括為南方國家人民設立其解決氣候變遷對當下和未來影響與後果,與為替代性、公平和可持續社會所需的資金及技術資源。

補償氣候債的資金,也就是氣候資金,不應以貸款或其他創造債務的工具形式為之,不可附加政治和經濟條件,也不可藉由私人投資的形式。因為這些將違反補償的原則和目的,更加壓迫南方國家的人民,更加破壞我們自身的權利和對自然的權利,深化資本家對大氣空間的剝削和殖民。

氣候資金應具強制性,外於其他資金補償。全球和國家的氣候資金管道應該是具民主性和可追責性,且其治理應該完全透明,納入南方國家人民,特別是受氣候危機影響最鉅的人民的民主代表。我們也要求國家間與國家內的氣候資金分配符合公平正義。

世界銀行、私人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如亞洲開發銀行、美洲開發銀行、非洲開發銀行不應涉入氣候資金。這些機構推動違反我們人民和地球幸福的「發展」模式,他們對南方國家非正當的債務累積責任巨大,甚至在數十年來資助有害的計劃,包括化石燃料計劃、大型水壩和其他加速氣候變遷項目,至今仍持續進行;我們必須使其停工。

此外,我們要求北方國家政府、全球金融機構、私人銀行無條件取消和拒絕所有對南方國家和其人民的債務;他們和其他提供貸款者中,很多製造了破壞生態計劃和政策。這是邁向氣候正義、補償積欠地球和南方國家人民生態、歷史和社會經濟債務的必要步驟。

為了因應挑戰,我們要求整個全球南方的人民和社會運動更加團結。我們必須致力於基於最易受害的社群,和強化抵抗我們所承受的體系剝削的共同行動。

抵抗必須在各個層級,從在地到全球。在坎昆我們同意從事一項全球性的倡議,要求世界銀行離開氣候資金,不可資助造成氣候災難的計劃,並公佈其贊助所產生的浩劫為何。我們整合監督資金和發展錯誤之道的行動和抗爭,及組織特定的倡議活動。

我們將發起如生態債暨氣候正義人民論壇,與其他多元的公民諮詢形式,以推動公眾理解和要求氣候正義的集會,讓犯錯者負責,且藉由多種抗爭,推動反對非正當債務的倡議持續,包括在南方國家進行全面性和參與式的債務審計,及反對新的、非正當的氣候債務資金。最後,我們拒絕當今的「發展」模式,及以全球大部份人口生命為代價、破壞地球藉此獲益者。我們再次確認替代之道的存在。

原住民和大多數的社群、女性和農民是地球照料者,和自然和諧共存;他們提供許多非基於無限增長、利潤和資源榨取的範例。所以我們在此對第十六次締約國會議的代表團施壓,但我們知道希望確實存在於協商會場外;因為希望屬於我們,在全球南方的街頭、城市、鄉村、原住民社區。讓我們全球化抗爭!全球化希望!氣候債不再!立即補償!

二○一○年十二月四日;墨西哥坎昆

Jubilee South  –  Pan African Climate Justice Alliance (PACJA)  –  Friends of the Earth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  Convergence of Popular Movements in America (COMPA) – Central American Climate Justice Campaign – World March of Women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ibbean  – Caribbean Peoples’ Assembly – GAIA LA/C – Hemispheric Social Alliance Climate Change Working Group – LDC Watch – NGO Forum on the Asian Development Bank – JS-Asia Pacific Movement on Debt and Development – Jubilee South/ Américas – Focus on the Global South – Dialogue 2000 (Argentina) – EquityBd and SUPRO (Bangladesh) –  Jubilee South/Brazil – PACS – Brazil Network for Peoples’ Integration (Brazil) – Martin Luther King, Jr. Memorial Center-Solidarity (Cuba) – Ecological Action and Pueblo kichwua de Sarayacu (Ecuador) – Salvadoran National Union of Ecologists (El Salvador) – Guatemalan Popular Movement and Popular Front (Guatemala) – OFRANEH (Honduras) – National Hawker Federation (India) – Institute for Essential Service Reform, Kruha Water Coalition, and Walhi/FOE (Indonesia) – Citizens against Corruption (Kyrgystan) – MUSAS/JS-Mexico – Jagaran Nepal/NGO Federation (Nepal) – Movimiento Social Nicaraguense – Freedom from Debt Coalition (Philippines) – Friends of the Earth (Sri Lanka) – OWTU/FITUN (Trinidad and Tobago)

Coordinadora Internacional/International CoordinatorJUBILEO SUR – JUBILEE SOUTH

Piedras 7301070 Buenos Aires, ArgentinaT/F +5411-4307186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氣候正義,現在就要!警告:企業正在爭奪生物質

十一月三十日,坎昆;針對附屬履行機構第八項有關技術移轉

賽維亞˙里貝羅(Silvia Ribeiro);ETC Group

謝謝主席;我代表氣候正義,現在就要!做以下發言:

納入和尊重傳統智慧、人民生計,且符合環境健全和社會正義的技術為解決氣候危機之道之一,需要我們的支持。

然而協商中的「技術移轉」似乎經常比較是為大企業擴張其市場和專利壟斷所設。

不符合預警原則的技術協定將導致未經檢測和高風險的技術釋出,包括碳捕獲與封存、生物碳、更多的工業化單一植林、其他所謂的「生質能源」形式等。跨國企業正在掌握「防備氣候危機作物」的專利,弱化農民調適氣候變遷的能力,使他們仰賴具專利權的種子。正在增長的工業化農業和企業爭奪生物質的現象將增加,而不是減少溫室氣體。

因此新的科技機制必須強制評估科技帶來的社會和環境衝擊,並且充分納入公民團體、原住民、受影響的社群。所有機制必須透明,由締約國會議負責,且有清楚的公眾參與機制。以任何針對生命和科技的智慧財產解決氣候危機方式都應廢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原則

氣候正義,現在就要!是由全球各地的組織和社會運動串連而成的網絡,為解決氣候危機的真正方法而努力。我們藉由多元化,兼具在地性和全球性社會運動,希望達到社會、生態和性別的正義。

氣候正義的理念基礎為,氣候變遷肇因於北方工業化國家使用石油、煤、天然氣的便宜能源,造就了其工業化和經濟成長,卻在過去兩百五十年排放了大部份的溫室氣體。不僅北方國家須承擔歷史責任,且氣候變遷問題須透過全球性行動解決。

全球的南方國家及在北方工業國家收入較少的社群,因為化石燃料的開採、運輸和生產模式承受遺毒;這些國家和社群面臨的是氣候變遷最嚴重的後果,包括糧食缺乏,小島國遭滅頂等。

國際氣候談判會場中,富有的工業化國家以不正義的方式壓迫南方國家政府,要求其達成減量行動;但同時富有國家拒絕做到大幅減量,亦不願履行支持開發中國家為減量和調適氣候變遷行動的具法律性和道德性之規範。

氣候正義,現在就要!將揭發這些政府、金融機構和跨國企業因應氣候變遷所使用的錯誤解決之道,如貿易自由化、私有化、森林固碳之市場、農業燃料和碳抵減等。

我們的抗爭不僅在氣候談判會場中,也在街頭,以推動真正的解決之道;其包括

˙將石油留在地底下,且投資在適當具能源效率、安全、乾淨和社區主導的再生能源。

˙首要在北方國家大幅減少浪費的消費,且南方國家富有菁英階級應隨之跟上。

˙以氣候債補償原則和民主機制,大量的資金須自北方國家移轉至南方國家。調適和減量的費用應藉由軍事預算的移轉、創新的稅負和除債達成。

˙以人權為原則的資源保育,執行原住民擁有的土地權,並推動人民的能源、森林、土地與水資源主權。

˙可持續的家庭農業和漁業,與人民的糧食主權。

˙我們致力於建構多元化,兼具在地性和全球性的社會運動,為更美好的世界努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